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豔豔的夾竹桃

如果夾竹桃是堂而皇之,入得了庭園的那種花,它的絢麗,它的光燦,它的變幻和飄流,都會很自然的被人讚美,只因為它是夾竹桃,它只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群居在路邊村頭,用她雲一般的生命,舒展成隨心所欲的形象,無論生命的感受,是甜蜜或是悲淒,她都無意矯飾,永遠是那片豔豔的紅,像開在荒漠裏的繁花,她把生命高高舉在塵俗之上,這是需要靈明的智慧和極大的勇氣的。
  
  夾竹桃,就是這樣的花,在野樸自然的生態中,它們絕不放棄親情的慰藉。它們的這種親情彼此心照不宣,濃烈到近乎淡泊。每次路過高新技術開發區的那片荒山,我都被它們深深地吸引著,吸引著我的除了那片豔豔的紅,除了它們擠在一起爭相怒放的熱鬧,最重要的是,在我心裏,夾竹桃是一份真正能從心靈深處干擾我的過往。傷心時,我可以低頭不語,揮之即去,但對於朋友對明就不一樣了,哪怕是一丁點兒的心理隔閡,也會使我焦灼和痛苦,因此,友情有多深,干擾也有多深。
  
  記憶裏,家鄉的村頭也有這麼一片夾竹桃,只是開花晚些,大約要到六月時,才能開出一片紅豔豔,清楚地記得明在一株最大的樹村上刻過一行字:此生只為菊飄香,看到那七個字,我感動的無以復加,以為此生一定會和他在一起,誰知隨著我大學生涯的開始,我對他的感情淡了下來,我寫信告訴他:明,不必等我,我已經回不到原來的那種心境了,時至今日,我才明白,我愛著的,不是現實裏的那個你,而是回憶裏的你。初遇時,你的微笑,你的深情、你的承諾和傻勁,兩個人共度的美麗時刻,一一印在回憶裏,今天的感情已經比不上從前,但是我仍然愛著戀著往日的你,捨不得離開。
  
  聰明如明,當然知道我內心想要的是什麼,他不但沒有責怪我,反而寫信勸我:菊,新的一年以靜謐盎然的方式拉開了序幕,關於往事的記憶瑣碎的就像零落一地的雪花,無論如何也粘不回天空中的輕歌曼舞。記憶沒有複製的餘地,更無從粘貼。人生亦是如此,憂傷延續著青春的步伐寸步不離,跟隨左右。初春的腳步一步一步來到我們的村莊,我仿佛已經嗅到了那芬芳的小草茁壯破土而出的嫩芽。嚴冬已經過去了,昨日的風景隨著風的叮嚀遠去了,那株夾竹桃,那片豔豔的紅,也慢慢地淡了!淡了!信未,明說,菊,放下包袱,展翅高飛吧,十年之後,或許更久一些,有一天,我們還會相敘,到那時,我想你明白,最美好的愛,是成全,成全去尋找你的快樂......
  
  我和明,這兩位昔日好友,訣別得斷絲飄飄,不可名狀。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為何要離開明,我沒有新戀情,也沒有暗戀的對象,我只是想離開村莊,想要過一種和過去完全不一樣的新生活。僅此而已,只是我的固執任性,深深地傷害了明。十幾年來,每次打電話回家,母親總是告訴我,可真多虧明瞭,每逢農忙,他總是先幫咱家幹完活,然後才顧自家的。
  我心裏充滿了內疚,每遇夾竹桃盛開的季節,總是莫名的不安。
  
  十年了,我還有幾個十年?明還有幾個十年?好不好告訴他,我想他?好不好呢?
  再過十年,夾竹桃還是這些夾竹桃,而我卻已經不再是我了。今晨,路過這片夾竹桃,想起從漢中走過的那段日子,就再也捨不得去忘記那些記憶裏開不敗的豔豔的夾竹桃。
  
  夾竹桃,豔豔的夾竹桃,你是我的牽掛,在你面前,我保持沉默,而沉默是我無法掩飾的失落。
  許多年前,在那個夾竹桃盛開的夜晚,假如我能夠想到,在未來預知的重逢裏,我再也沒有機會對你說一聲對不起,我們那次的揮手道別可能是訣別,我又怎麼不好好珍惜你呢?
  
  話說得有些遠了,還是讓我再說夾竹桃吧。或許由於早晨的天空特別湛藍,夾竹桃在初升的朝陽下,因而顯得葉子特別的深綠,花瓣特別的豔紅。屏息地注視著這些在陽光下竟相怒放的夾竹桃我的心裏突然有一種奇異的興奮,渴望與人分享。這時,愛人見我散步未歸,牽著我的愛犬笨笨接我回家了,他見我看得心動,甚而神往,順手折下了一個花枝,笑道,老太婆,既然這麼喜歡,乾脆養一株在家裏吧!
  
  我笑著搖頭,挽著愛人的手臂慢慢往回走,我一路走一邊想著,。十年前,就是在這樣一個晴朗而又充滿芬芳的日子裏,明很慎重地摘下一朵夾竹桃,很慎重地把花放進我張開著的手掌心裏。花是柔柔的,紅裏帶著一點稚嫩的白,我的掌心也是柔柔的,白中透著一層健康的潤紅。
  
  我笑了,更緊的抓緊了愛人的手,我想,有些事情是可以遺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記念的,有些事情能夠心甘情願,有些事情一直無能為力。明愛我,是他的劫難。而我終此一生都欠明的情,這是我的劫難。
  
  回到家中,端坐在電腦前寫這段文字時,我在想,在家鄉的某個城市,在郊區,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一個人,不,或許是帶著他的孩子,還帶著他的妻子,他們在路旁慢慢地尋找著,想找一朵開得剛好的夾竹桃摘下來,帶回城裏做個紀念。花是找到了,正開在他的眼前,豔紅中帶著一點淡淡的柔白。他伸出了手,又縮回了手,終於只湊近去嗅了一嗅,然後就轉身走去了,他的唇邊還帶著隱約的笑意。他在想什麼,是不是想起十年前有個女孩說:不能碰!碰了就會中毒啊!
  好啊!真好啊!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好的辦法了!讓這些夾竹桃到處盛開的辦法就是給它們加上一些恐怖的傳說,說是一個農婦給耕種的丈夫送飯,路過一片夾竹桃林,夾竹桃的花落進了飯裏,結果吃死了人。也許是真的,也許是假的,不管怎麼樣,總不會有人去試一試的吧?
  
  其實,盟約還是在的,也實現了,只是用一種與人世間其他事物完全不相同的方式罷了。
  也許,還要再等二十年吧?等到六十多歲時再來回顧,再發現那種溫柔與疼惜的感覺,仍然會隨著夾竹桃的豔紅而準時地浮現出來的時候,到那個時候,我和明,我們的愛人也許才會明白的吧?
  夾竹桃,豔豔的夾竹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