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平淡的日子

 太陽暖暖的,沒有風。坐在屋子裏,陽光慵懶的照在臉上,癢癢的,熱熱的,好像一只溫柔的手在撫摸。
  平淡的久了,身子和思想就都懶了。想整理那些淩亂的記憶,才發現一切都是空白。不敢問自己,這半生都做了什麼。
  屋外,孩子們的歡聲笑語在校園內回蕩。好想看他們活蹦亂跳的身影,卻怕觸及入秋的傷痛。他們的歡樂,離我真是太遙遠了。
  曾經有過許多狂妄的幻想,也曾經有過許多高漲的激情,然而一切都已成過眼雲煙,了無痕跡了。
  這二十年是分兩截走的。前十年站講臺,辛苦卻很充實;後十年埋在表冊和材料堆裏,在辦公室裏打轉,清閒而又空虛。現在說站講臺好,別人會罵我燒包,但確實覺得那種“今天又做了點什麼”的感覺真的很好。
  後十年也可以分兩截。99年到04年專搞“兩基”建檔,不可謂不忙。有時候忙得顧不上吃飯,晚上還要加班。但過後終歸是一場空。00年國家掃盲驗收,苦了兩年,驗收結束那天的下午,別人都一身輕鬆的回家了,我望著辦公室裏撒落一地的表冊和廢紙,心裏一陣一陣的酸脹。兩天後,才把辦公室收拾乾淨。02年“普初”驗收,整整一個暑假我沒休息一天,還從下麵抽了十幾個人,花了半個月時間,把三年的表冊重新抄寫了一遍(上面要求的)。驗收的時候,我們是驗面。領導只看了展板,聽瞭解說,表冊根本沒翻。想起那些抽上來的老師,下午七點以後想回家,我不說“回家”兩個字,他們就一直在那兒抄,沒有一個人有怨言。而到頭來那些表冊只是在檔案盒裏躺著,覺得挺對不起他們,心裏又是一陣一陣的酸脹。那時候別人叫我“編辦主任”,常常覺得不好意思見人。
  05年後,我分工抓教學,但深入到教學中的時間還是很有限。因為還要料理辦公室的日常瑣事。教育局辦公室安排部署的工作也由我負責落實。而局辦大多是安排檢查和活動。而有檢查就先要有自查報告和相關的資料。有活動就要有實施方案、活動安排、活動記錄和總結等等。現在的檢查和活動又名目繁多。於是乎,我從表冊堆裏出來又鑽進了材料堆裏。有些活動你搞了,甚至成效還不錯,但檢查時你沒有實施方案、活動安排、活動記錄和總結等,你就得0分。有些活動你沒搞,但檢查時你有實施方案、活動安排、活動記錄和總結等,你就得滿分。現在局裏還明文規定每月報4期教育簡報,少報1期年終考核扣0.2分,既要文字的,還要電子版的。我現在只是在為考核時不要被減分而忙碌著。每天看著一疊疊潔白的紙從印表機裏出來變成廢品(不管是上報的,還是下發的,都只是被裝在檔案盒裏,若干年後當作廢紙處理掉),心裏同樣在一陣一陣的酸脹。本想著總算可以搞些實在的工作了,卻不料還是脫不了“編辦主任”的帽子。
  認真想了一下,這十年來我充其量就是廢紙堆裏的蛀蟲而已。其實什麼都沒做。
  辛苦的時候想清閒,清閒的時候又覺不充實。人就是這樣矛矛盾盾的,永遠沒個滿足的時候。也不是不滿足,強烈的空虛感確實讓人覺得不自在。
  人生一世,草木一春。草木逢春生髮,不管在什麼地方,它都會給蒼白的大地增色。而人生一世,卻未必都會在世上留下什麼念想。
  平淡的日子,空虛得實在是有點恐慌。
  而平淡的日子裏,陽光照樣很明媚,癢癢的,熱熱的照在臉上。
返回列表